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俺当你媳妇儿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马嘴村地处两省交界,是吕梁县最偏远的山村,周围方圆百里都是深山老林。山中可耕种之地很少,但还好周围大山就是一座天然粮仓,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马嘴村村民从先辈们那里继承了高超的狩猎本领,同时也一脉相承的民风彪悍,哪怕是在灾荒年成,只要一杆猎枪一把砍刀深入大山,得来的收获也能把养活一家人。所以马嘴村这个算是穷乡僻壤中的穷乡僻壤小山村,几百年来还从没听说过有哪个汉子找不到媳妇儿。村里的人丁虽然算不上兴旺,但至少也能勉强维持平衡。

但最近十来年村民们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村里的人越来越少,以前几百户人家的村子,现在仅剩下百十来户。曾经一年少说也能看见十来回吹吹打打鞭炮声声娶新媳妇儿的热闹场景,最近十来年几乎都看不见,倒不是说村里的成年男子都找不到媳妇儿打了光棍,主要是大部分年轻人都走出了大山,去了那传说中一个地方就能有上千万人居住的大城市,这些人离开之后刚开始几年还有人回来探亲,后来有的举家搬走,也就不回来了,也有那些乡土情结严重的老人不愿意离开马嘴村,渐渐的成为了村委会所说的空巢老人。

至于那些留在村子里没有走出去的年轻人,靠在山上打来的野鸡野猪,对于方圆几百里地的姑娘已经完全丧失了吸引力,也就渐渐的从年轻人变成了中年老光棍。

现在要是还能在村里听到唢呐声和鞭炮声,几乎可以肯定那不是娶媳妇儿,而是哪家的老人老了,现在的马嘴村,冷清得也只有死人的时候才算得上热闹,才会多出那么一点生气。

但今天的唢呐声鞭炮声却是个例外,那绝对是一件喜事儿,而且这件喜事比放在十几年前村里娶十几个媳妇儿还喜庆,以前哪家要是娶媳妇儿,也只是那些带点亲戚关系,或者邻里之间关系较好的才前去凑个热闹,毕竟马嘴村说是一个村,但却是一个真正在大山深处的山村,从村东头到村西头,少说也有上百里路程,人虽然不多,但地却很广。望山跑死马,对于一辈子在山村里的人,哪怕是一个村,有的人也是一辈子见不上一面。但今天这件喜事可了不得,整个村子的人都来了,虽然现在的人数不比以往,但真正汇聚在一起,村委会那块坑坑洼洼的篮球场也是被挤了个水泄不通。

一个二十岁左右山野少年站在不远处的小山坡上,从坡顶往下看,刚好能把村委会尽收眼底,男子静静的看着山下空前的热闹景象,脸上不悲不喜。一条黄色土狗安静的匍匐在主人脚下,兴许是它也从没见过马嘴村这么热闹,一双眼睛目不转睛盯着下方熙熙攘攘的人群。黄色土狗旁边蹲着一个身穿翠花格子衬衣,头顶顶着两个羊角辫,鼻涕已经掉到嘴边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十三四岁,照理说是最爱热闹的年纪,但此刻确有些反常,眼神时而看看身边站着的男子,时而有些漠然的看着下方。

张志明站在临时搭建的台子中央,手里拿着话筒喂了两声,“各位老少爷们儿,大妈大婶儿,请安静一下,俺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人群中只是瞬间安静了几秒钟,接着又是一阵嘻嘻哈哈,山村民风彪悍质朴,到也没多少人把这个村支书看成多大的一个官儿,一个嗓门极大的中年妇女拉长脖子大声吼道“张书记,这大喜事儿俺们都知道,你还宣布个啥呀,赶紧好酒好菜上了先。”

张志明笑哈哈的看着那妇女“王家婆娘,你那大嗓门比老子手里的话筒还好使,干脆咱把村里的户外广播都撤了,村里以后有啥政策宣传,你就跑到鹞子山顶上去吆喝就行,还给村里省点费用,也算是为村里做点贡献”。

人群中顿时一片哄笑,山里人都是直肠子,没有什么弯弯绕,想到什么就敢说什么,没有怕得罪人的顾虑,顿时就有不少村民起哄附和。特别是那些四十来岁还没尝过女人滋味儿的老光棍,起哄得更是起劲。

那中年妇女双手叉腰,甩着箩筐大的屁股笑着说道“没问题,只要你给钱,别说给村里吼几声广播,就是陪张书记睡一晚都成。”

此话一出,一片轰然大笑,几个老光棍顿时兴奋了起来,吃不着猪肉,打打嘴炮也算是隔靴搔痒,望梅止渴。

“大妹子,就你那大箩筐屁股,别把张书记腰给坐折了”

另一人又嘻嘻哈哈道“俺的腰结实,大妹子,要不俺让你坐个够”。

中年妇女的男人是远近出了名的耙耳朵,面对自家媳妇儿跟人打情骂俏早已习以为常,不但没有丝毫生气,反倒是乐呵呵的在那里傻笑。

中年妇女反手就是一耳光,“你这白天不硬气,晚上硬不起的软蛋儿货,老娘被那几个挨千刀的老光棍调戏,你乐呵个啥玩意儿。”

清脆的耳光声更是引来哄堂大笑。

村支部书记张志明今年五十多岁,虽然当了二十多年的村支书,但骨子里也是个土生土长的粗糙老爷们儿,从来不知道眼泪是啥味儿,但此时却有种从没遇到过的莫名感触,心里明明高兴得很,但眼眶却忍不住发红。多少年了,马嘴村已经太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清了清嗓子,张志明对着话筒说道“父老乡亲们,虽然大家都知道俺们马嘴村出了一桩天大的喜事儿,但那些躺在山坳里的先辈们还不知道,马嘴村这方圆十几座大山的山神土地还不知道,俺今天在这里就是要大声的告诉马嘴村的列祖列宗,告诉村里的一草一木,俺们马嘴村有史以来出了第一位大学生,飞出了只金凤凰。”

台下的村民受到张志明情绪的感染,一个个不再喧哗打趣,在张志明说话间隙,一个个都使出吃奶的力气鼓掌,顿时掌声响彻山林,久久回荡。

张志明朝人群压了压右手,接着说道“以前老支书在世的时候,常跟俺讲,曾经有一位修行的老和尚路过俺们村,说俺们村聚天地之精华,凝山川之灵气,早晚会出一个大造化之人,会给俺们村带来天大的福气,本来我还以为老支书老糊涂了瞎胡诌,现在看来,那位大师还真是个得道高僧,一语成谶。白木匠家的闺女白灵,就正应验了那位高僧的预言。”

台下又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白灵这闺女俺是亲眼看着她长大的,从小就聪明伶俐,俺早就看出她不是深山老林能留得住的人,这次她不仅是考上了大学,更是俺们县的状元,知道啥叫状元不?就是全县第一名,你们知道俺们县有多少个村不?五百多个村,这下俺们把全县的五百多个村都比下去了,周围那些村子这些年一直瞧不起俺们村,连闺女都不让嫁过来,这次俺们出了个状元,看那些犊子还敢不敢瞧不起俺们村。”

听了张志明的话,篮球场上的村民立刻躁动了起来,对于这些大多数人都没出过马嘴村的人来说,感觉马嘴村就已经很大了,更别说县了,一个个都神情激动,就像是自家闺女考上了那传说中的大学一样。

“以前俺跟张村长去镇里开会,隔壁村的马大瘸子老是喜欢拉着俺跟俺吹他们村今年又娶了几个媳妇儿,又生了几个娃,那得意的样子,每次看见,老子都想拿棒槌呼在他那张欠艹的脸上。嘿嘿,现在不一样了,前两天俺去镇里开会,镇上的书记镇长在大会上当着几十个村的支书村长表扬了俺们马嘴村,说咱们马嘴村给镇上争了光,是所有村学习的榜样。开完会,以前老是屁事儿没有拉着我吹牛逼的马大瘸子一溜烟儿的就想跑,那哪成啊,老子受了他这么多年窝囊气,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一回,哪能让他跑掉,俺追上去一把抓住马大瘸子‘哟,马书记,跑啥呢?又回去生娃?你他妈生那么多娃有鸟用,能考上大学吗?能考咱们县第一名吗?’”

村民们一阵哈哈大笑,“张书记说得好,真他娘的解气。”

白富贵站在人群中,脸上露出了无比自豪的微笑,白富贵这些年过得并不好,虽然是村里唯一的木匠,但山野村民家里一张桌子一根凳子都可以用几辈人,特别是最近十几年,村里走出去的人越来越多,留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村里都已经将近十年没有娶过新媳妇儿,哪还有什么活儿给他做,他家世代木匠,做木匠有一手绝活儿,但打猎就显得有些稀松平常,没了活计,打猎又不在行,这些年过得是又清贫又憋屈,就连自家婆娘都时常拿脸色给自己看,记得有一次心烦意乱多喝了两杯酒,腹中心邪火难耐,急吼吼的脱掉裤子就往自家婆娘身上拱,正临破门之际,却被一脚踹到了床下,床上传来婆娘的怒骂‘有本事就出去把钱挣回来,在娘们儿肚皮上折腾个球。’这些年要不是靠邻里之间的接济,别说供女儿上高中考大学,就连自己都养不活。憋屈了这么多年,看着村民们投来的羡慕的目光,白富贵第一次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人样了。心里盘算着,今天晚上一定要把自家婆娘折腾个够,把这些年受的窝囊气全都发泄出去。

山坡顶上,男子看着眼皮底下的一切,脸上毫无表情。羊角辫丫头吸了吸鼻涕,目不转睛的看着村委会门前的人群,淡淡的问道“张书记说的大学是不是比俺们村的小学大很多,也漂亮很多。”

男子点了点头“应该是吧。”

张志明笑着朝白富贵方向点了点头,“俺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大家,白木匠家的闺女白灵这次真给俺们马嘴村长脸了,我就不多说了,现在有请俺们马嘴村飞出的金凤凰白灵上台给大家讲几句。”

平时谨小慎微,走路都会略微低着头的白灵,今天腰杆儿挺得特别直,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以前家里穷,不管是在村里还是在学校,白灵都会觉得比人低人一等,现在看见全村的人为了自己聚集在这里,看见全村的人都为了自己而感到骄傲,这种景象做梦都没想到过。

在县城里上了三年高中,早已不同于在山沟沟里刨土的寻常村姑,一身紧身牛仔裤,雪白的体恤,更像是城里书香门第走出来的大家闺秀。

接过张志明手里的话筒,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一群人,毕竟是一个才高中毕业的女孩儿,心里多少有些发憷,张志明朝她点了点头给了她一个安慰的微笑。

白灵站在台中央,深深的给台下鞠了一个躬。台下立刻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白富贵媳妇儿此刻脸上挂着的是微笑,但同时也挂满了眼泪。白富贵刚想训斥几句自家婆娘没出息,才发现自己的眼泪也不争气的流出了两滴。

白灵的声音很好听,就像百灵鸟的叫声,金声雨润,清脆悦耳。

“感谢爸爸妈妈含辛茹苦的把我养大,感谢各位爷爷奶奶叔叔婶婶这些年对我家的照顾,感谢村支两委对我学业的资助,没有你们的帮助就没有我白灵的今天,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在这里起誓,一旦我大学毕业事业有成,我必尽我之所能回报马嘴村。”

“好好好”群情激动的村民拍红了双手,吼嘶了喉咙。

羊角辫女孩儿瘪了瘪嘴,“她好像忘了感谢你。”黄色土狗汪汪的叫了两声,貌似也附和小女孩儿的说法。

男子依旧面无表情,“爷爷常说,付出的时候如果是快乐的,那就去享受那份快乐,如果抱着要回报的想法,这种快乐感就会大打折扣。有时候过程比结果来得更重要。”

羊角辫女孩儿双手托着下巴,摇了摇头“听不懂,俺只知道拿着猎枪进山就是为了打野狍子,打不到野狍子至少也得逮只野鸡回来,要不进山干嘛。”

书首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