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73章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来了”。

“你知道我会来”。

“你今天的样子不像是来打架的”。

“如果这个世界上所有事情都能用拳头解决那就简单了”。

“想明白了”?

“我最痛恨遮遮掩掩,自以为是的将别人当提线木偶”。

“呵呵,看来你骨子里仍然是个武夫,陆山民在这方面就比你看得明白”。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武夫,从小到大,他都是个读书人”。

“读书人”?刘希夷似笑非笑,沉默了片刻,“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他爸就没有他那么多弯弯绕”。

黄九斤坐在另外一张邻近的长椅上。

“你上次说有些事情还不到该知道的时候,现在是时候了吧”。

“你我到不担心,不过陆山民这小子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山野村民了,我不得不防着点他的小心思”。

“他还是那个陆山民”!黄九斤不容置疑的说道。

“呵呵,如果在这个世界上选一百个最至情至性的人,然后把这一百个人放到高位上,那么这一百个人中,有九十九个会变质。高处不胜寒,必须要有源源不断的野心去支撑,否则撑不下去的,你就不担心最后成为他利用的工具”。

黄九斤转头看向刘希夷,难得的一笑,“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山民说得没错,哪怕是要与你们合作,也不能尽信你们”。

“哈哈”,刘希夷捋了捋胡须,“开个玩笑,别太当真”。

“这样的玩笑是对我的侮辱,我觉得一点也不好笑”。

刘希夷呵呵一笑,“言归正传,既然想合作,总得拿点诚意出来吧”。

“你们收钱,我们尽义”。

刘希夷半眯着眼睛,“什么意思?陆山民这小子一分钱也不打算要”?

“说了你也不懂”。

刘希夷沉默的揪着胡须,像是在品味着这里面的不懂。

“我想听听你们的计划”。

“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

“逐个击破”?

“不,只针对一个”。

“额”,刘希夷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这就像一个不要命的人单挑三个高手,死命的专挑一个人拼命,赌另外两个各有心思,在另外两个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先拿下一个,然后再用手里的一个胁迫另外两个”。

“他们三家是共犯,只要制住了一家,就掌握住了主动权”。

刘希夷微微笑了笑,“听你的口气,像是在说几个小孩儿过家家一样,你们有什么能力制住吴家”。

“这不用你管,我们有帮手”。

“魏家”?刘希夷摇了摇头,“恐怕不够吧”。

“所以需要你们帮忙”。

刘希夷再次摇了摇头,“你知道金不换吧,吕清风当年是我们的人,后来背叛了,他告诉了金不换很多我们的内部的事情,这个金不换到现在还下落不明。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有人盯着我们,这种关键时刻,我们是不会轻易抛头露面的”。

“你们隐藏在天京这么多年,暗中收集了不少达官贵人的信息吧,经过这么多年,渗透的深度也不浅吧”。

刘希夷点了点头,没有否认,淡淡的看着黄九斤,听着他继续说。

黄九斤盯着刘希夷的眼睛,“王元开知道吧”?

“‘一品阁的’老板,还是一家上市珠宝公司的幕后老板,一个根正苗红的‘三代’子弟,为人低调,情商极高,在天京‘三代’子弟中,算得上是翘楚人物。尽管他爷爷去世多年,依然祖荫深厚,在他们那个圈子里积攒下不少的情分。不仅是他,他所在的王家也一样,看着过渡到了普通人生活,实际上不显山不露水,真要是出面说几句话的话,还是颇有影响力”。

说着顿了顿,“不过正由于王家低调谨慎,与上面的关系太过紧密,潜藏的力量太大,容易引火烧身,我们并没有力量渗透到他们家”。

“我们所需要的就是王家和吴家成为死敌”。

刘希夷眉头一皱,“这恐怕很难”。

黄九斤不急不缓的说道,“你们的人没有向你报告陆山民的行踪吗”?

刘希夷抬头看了看天空,“还没到时间”。

“那就等等”。

走出‘一品阁’,天空已经暗了下来。

魏无羡早已忘记脸上的伤痛,三人在车上有说有笑。

汽车停在天都大酒店门口,小妮子拎着大包小包的打包菜品,欢欢喜喜的下了车,里面除了不少还没动过的山珍海味之外,还有十几瓶上好的红酒。

魏无羡看着小妮子蹦蹦跳跳的走进酒店,红肿的脸上挤出难看的笑容。

“小师弟,我突然觉得小妮子是个勤俭持家的好女孩儿”。

“你说得没错,整个马嘴村,就没有比她更勤俭持家的女孩儿”。陆山民淡淡道“别看她看上去挥霍无度,实际上她从不乱花自己的一分钱”。

“她花的都是我的钱”。

陆山民笑了笑,“好好珍惜现在时光吧,等有一天她认为你的钱就是她的钱的时候,你就知道要多花一分钱是件多么奢侈的事情”。

“小师弟,你这是认可我了”?魏无羡突然兴奋的说道。

陆山民皱了皱眉,在不知不觉中,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咳,我认可没用”。陆山民躲避开魏无羡的炙热目光,接二连三的坑这位师兄,内心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愧疚。

魏无羡一手勾着陆山民的肩膀,“小师弟,其实我早就想和你聊聊心里话”。

“小师弟,你这接二连三的挖坑让我跳,其实我并不是一点都没有意见”。

“魏师兄、、”。

魏无羡摆了摆手,“你先听我说完”。

“哎,我有意见的不是你坑我。就拿上次去吴公馆来说,站在你的角度来说是给我设了个局,但是站在我的角度却不这么看。”

陆山民疑惑的看着魏无羡,“这种事儿还分角度”。

“当然,老板不是说过吗,看问题要多角度去看,才能看清事情的真面目。”

“那我到要听听你的角度”。

“哎,我啊,怎么说呢,用王元开的话说我是在家人众星捧月中长大的,这种环境下长大的人,用世人的眼光来看,叫注定是个不成器的败家子。我虽然不承认我是败家子,但我确实更自由散漫,做人做事难以真正站在家族利益角度去考虑。对于我这种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人,精力自然就朝着情感方向宣泄”。

陆山民点了点头,“你这个分析倒是挺理智”。

“所以啊,上次吴公馆的事情,不管是不是个局,但关系到小妮子的安危,我都会去,哪怕我明知道后果,我还是会去,跟你的局无关,更何况你也不是真的不顾我的死活,小妮子当时也不是没顾我的死活,我看得出,小妮子当时是宁愿死也不会抛弃我”。魏无羡悠悠的说道。

“小师弟,面对一个给我设局,却又拼了命的保护我的人,你说我能恨得起来吗”?

说着呵呵一笑,“说实话,我得感谢你,所谓患难见真情,经过那一次,我明显感觉到小妮子对我的态度好了很多。这种机会对于我来说,可遇而不可求”。

陆山民心里一阵温暖,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体会到了,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这种感觉同样可遇而不可求。

“其实我一直都想帮你,但由于家世原因,你一开始并不完全相信我,我同样受束缚于家族利益无从下手。当大师兄和二师姐去了东海,甚至连三师兄和老板都在帮你的时候,同门之中只有我一个冷眼旁观,我的心里挺过意不去的。所以这次有机会能帮上你,我挺高兴”。

陆山民怔怔的看着魏无羡,第一次对一个男人感到羞愧,在魏无羡面前,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小人。

“我唯一的不满的地方就是”,魏无羡叹了口气,“你还没有完全把我当自己人”。

“魏师兄、”。

“你听我说,”魏无羡继续说道“今天的酒有点贵,我喝得有点多”,说着打了个酒嗝。

“小师弟,你如果之前告诉我一声,我绝对会完全配合,但是你老是认为我不会配合你,用这种方式坑我,让我觉得我像个外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