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74章 他在哪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龙尾阁里茶香四溢,何丽不疾不徐的给四人斟茶。

韩约端起茶闻了闻,幽幽道“大罗山自产的青茶,配上观音洞的泉水,也只有吴老这里能喝到了”。

吴世勋呵呵一笑,“小丽,呆会儿给韩爷爷装一盒”。

“好的”,何丽微笑着朝韩约说道“韩爷爷,这些青茶可都是我亲手摘的”。

“好啊,上次见你的时候还是个小姑娘,转眼就长成了一个贤惠的大姑娘了”。

“都是爷爷教得好”。

“有男朋友了没有”?

何丽略带羞涩的低下头,“我要在爷爷身边照顾爷爷,没想过交男朋友”。

韩约哈哈一笑,“你这是比亲孙女还亲啊”。

何丽再次给韩约添上茶水,“我本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若不是爷爷从孤儿院领养了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吃苦呢。”。

吴世勋喝了口茶,笑道“小丽可比我那些亲孙女孝顺多了,其他的孙子孙女啊,能一个月来看我一次就不错了。

吴存荣一边品着茶,一边品着何丽玲珑的曲线,心里美美滋滋,暗想着早晚要把这个倔强的小妞儿弄上床。

吴世勋朝何丽摆了摆手,“你先出去吧”。

何丽欠了欠身,退了出去。

吴世勋放下茶盏,“老韩,这段日子苦了你了”。

韩约叹了口气,“算不上苦,只是那个叫刘妮女孩儿精明得很,有着猎人般的嗅觉,我们布下的天罗地网都没派上用场。自从上次八家公司出事之后,就再也没出手,害得我白白熬了些夜”。

“那女孩儿真有那么厉害”?吴存荣感叹道。

韩约笑了笑,“要说一对一的单挑,能打得过她的人不少,就是吴峥也可以轻松碾压她。但她有一个逆天的天赋,那就是对内气的控制能力,只要她刻意隐藏气息,连我都没法感知到。这就给我们带来很大的麻烦。她要想暗杀谁,想要避开耳目悄悄去做什么事情,哪怕是我都会防不胜防”。

吴民生眉头微皱,“一夜之间给我们带来那么多损失,我们却拿她没办法”。

“除非让她落入提前设计好的圈套,否则连我们也抓不住任何痕迹,更别说警察了”。

吴世勋看向吴民生,“你与吕家和田家商量得怎么样了”?

吴民生皱了皱眉,面色不是太好。

“他们同意铲除陆山民这个祸害,但是他们陆山民在明面上,而且可控。他们说影子才是最大的不可控因素。听他们的意思是先调查解决影子的事,再对付陆山民”。

吴世勋冷笑一声,“他们的原话是不是说陆山民只是个小跳蚤,解决了影子再收拾他是分分钟的事”。

“是,我本着团结合作的原则,没有与他们过多的计较”。

吴世勋轻哼一声,“陆山民现在是认准了我们吴家咬,他们当然不痛不痒”。

“他们还说,如果我们非要先对付陆山民,其实也很简单,设法下几个套子,即便弄不死他,也能轻松把他弄进监狱”。

吴世勋轻轻的拍着桌子,“说起来还真是轻松,那小子可比陆晨龙狡猾,而且还没底线,以他一身的武道修为,岂是翻翻嘴皮子就能下套的。”

吴民生认可的点了点头,“我查了一下,陆山民已经辞去了晨龙集团的董事长职务,连股份都出让了,现在可以说是白身一人。只要他小心谨慎不犯错,还真难在他身上下套”。

韩约摸了摸脸颊,“你上次不是说吕家干掉了他在天京的一个窝点吗”?

吴存荣眼睛一亮,“韩爷爷的意思是祸水东引”?

吴世勋笑了笑,“不仅仅是祸水东引,更重要的是利用这件事设陷阱。现在我们不怕他出手,就怕他不出手。这小子不是喜欢报仇吗,那就给他一个机会”。

“父亲,那吕家那边”?

吴世勋摆了摆手,“这件事我亲自跟吕老头儿谈,他没有理由拒绝”。

韩约点了点头,“这是个妙招,一石二鸟,这下吕家想事不关己都不行了”。

“另外还有件事”。吴存荣说道“我手下的人传来消息,昨天晚上吴兴平在‘一品阁’被王元开打了,而且还打傻了”。

“王元开”?吴世勋眉头微微皱了皱,“这名字有点熟悉”。

“对,就是王家的王元开,他三十岁生日宴的时候我还去过”。

吴世勋眉头皱得更深,“这事儿有些蹊跷”。

“不蹊跷,魏无羡、陆山民还有那个叫刘妮的女孩儿也在场”。

“哦”,吴世勋哦了一声,眉头依然皱着,“这就不奇怪了,这小子是想给我们吴家拉仇恨啊”。

吴民生问道“赶紧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到是陆山民干的线索”。

吴存荣摇了摇头,“没用,在场很多人都可以作证,就是王元开打的。医院的医生也说了,是脑部受到重击所至”。

吴世勋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韩约。

韩约摇了摇头,“内气确实可以透过身体攻击内部,但也不至于连先进的医疗设备也查不出异样”。

“您也不行”?吴存荣问道。

“我能做到让一个人变成傻子而看不出外伤,但无法肯定是否能让医生也看不出来”。

说着喃喃道“但那个叫刘妮的女孩儿太过妖异,她做得出来,我一点也不会感到奇怪”。

吴民生也是眉头紧皱,“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事,这接二连三也够让人头疼,四叔多半又要来闹事了”。

吴世勋也揉了揉额头,“闹事只是一方面。既然陆山民有心设计,这件事很快就会传遍天京的上流社会,这吴家的脸被打得啪啪响,要是一点都没反应,别说你四叔,就连整个吴家脸上都会无光”。

“但这件事明明不是王元开做的”。吴存荣也是焦头烂额。

“是谁做的已经不重要,现在考虑的是如何既能找回吴家的脸面,另一方面又不和王家结下不可逆转的恩怨”。吴民生说道。

吴存荣紧紧的握着拳头,“这个陆山民一天到晚像只讨厌的苍蝇一样嗡嗡作响,必须尽快除掉”。

龙尾阁响起清脆的脚步声,何丽缓步走进阁楼。

“爷爷,四爷爷来了”。

吴民生看向吴世勋,“父亲,要不还是我去吧”。

吴世勋摆了摆手,“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让他到龙尾楼来吧”。

何丽转身出去。

韩约放下茶盏,“吴老,这种事情不是我的专长,我就不打扰了”。

吴世勋点了点头,“老韩,继续布局设陷阱的事就劳累你了”。

韩约抱了一拳,“不麻烦,你啊,面对的事情比我更麻烦”。

吴公馆院子里,吴峥搬来一张椅子,用袖子擦了擦。

“四爷爷,你不愿进去,也坐坐吧”。

吴世康背着手,望着大门。

“不坐,今天他要是不见我,我就死在这个院子里”。

“四爷爷,您也要体谅老爷子的苦衷,处在他的位置上,考虑的是全局,难免会损害到部分吴家人的利益”。

“利益”?吴世康气得吹胡子瞪眼,“这是利益的事儿吗,我死了个孙女,还有个孙子成了傻子”。

“什么”!“四爷爷,您这话什么意思”?

“兴平、、被人打成了傻子”。吴世康嘴唇颤抖。

“啊”!吴峥震惊得张大嘴巴,“谁干的,在天京竟有如此大胆的人”。

“呵呵”!吴世康悲极生笑,“吴家继续这样下去,天京谁便一个人都敢在我们头上拉屎拉尿”。

说着对着公馆大门大喊,“吴家散了、垮了,大哥,我们以后还有脸出门见人吗”!

吴峥怒发冲冠,双拳握得咔咔作响,“四爷爷,告诉我,虽然我只是个武夫,只是个吴家可有可无的边缘人,但也绝对不允许践踏我们吴家的荣耀”。

何丽踏着优雅的步子,缓缓朝院子里走来,走到吴世康身边微微鞠了个躬。

“四爷爷,爷爷在龙尾阁等你”。

看着吴世康怒气冲冲的踏进公馆,刚才还一脸盛怒的吴峥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何丽瞪了吴峥一眼,“家里接二连三出了这么多事,你还笑得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