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9章 大结局20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style

“什么叶初夏?你到底想说什么?还是说沈少让你去找人,你几天都没有找到,怕沈少罚你所以想随便找个替罪羊吗?”孙肖肖说道。

孙肖肖确实有点儿慌,虽然她很好的在控制自己在的情绪,不想让予风看出来,因为予风真的很厉害,所有人都知道他很厉害,不然也不可能在沈少身边待这么多年,而且他也确实是帮沈少解决过很多的问题。

但不管孙肖肖怎么掩饰,她都是藏不住的,只要她的不安感稍稍流露出一点点来,就会被予风看到,只要被予风看到,她就完了,她越是害怕,心里越是不确定予风知道了什么。

加上昨天晚上,予风一直在后门守着,要不是孙肖肖和江月白里应外合,怕是早就出事儿了。

而现在,大清早的,予风就走了进来,他的动机也太让人猜不透了。

“你紧张什么?我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怎么,难不成真被我说中了什么?”予风说话时,故意又看了一眼孙肖肖的鞋。

并且,他的眼神还在孙肖肖的那双鞋上面停留了许久,他是故意让孙肖肖知道他这个表情,然后又没有当着孙肖肖的面儿拆穿,把目光又挪了回去。

只是这样一个动作,便是予风的第一个设计,他需要把事情弄清楚,也需要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予风,我说过,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我也不知道叶初夏是怎么失踪的,更不知道她在哪里,如果你一定要因为这件事情为难我的话,那不好意思,你想错了,而且你也没有任何的证据,那你这就是诽谤,我相信你应该比我都懂这些,还有,我现在正在坐月子,你确定还要继续在我房间里待下去吗?”孙肖肖理直气壮地说道。

不得不说,孙肖肖也确实是很厉害的,三言两语的就把自己的气焰提了起来,这要是放在其它女人身上,见到予风这样的男人,怕是早就吓得腿软了,哪还能这般的理直气壮,道理更是一个接一个,比谁都厉害。

“我也没说什么,只是想提醒你,如果真是你做的,我劝你最好早点儿把人放了,沈少或许还会看在大家是一家人的份上,对你们网开一面,但如果你和江月白执意不放人的话,真要是被我给找到了,怕是到时候你俩的下场会更惨,好好想想我讲的话吧,大家都是聪明人,不需要讲太多。”

予风转身,在他出去之前,又看了一眼孙肖肖放在床边的鞋子,确实不是帝都主城的土,很明显的,这土比较松软一些,至于是哪里带回来的,予风暂时还想不到,等他回去查查资料后,差不多就能想明白了。

等予风走出去后,孙肖肖立马就站了起来,跑到门听,耳朵贴在门上,一直到外面没有脚步声,确定予风下了楼后,她赶紧就把门反锁上,一个劲儿的用手掌拍自己。

刚才确实是把她给吓死了,现在身子都在发抖,要不是自己刚才努力的在予风面前控制自己,怕是刚才就吓得跪在了他面前。

做贼的人都是会心虚的,孙肖肖怎么可能会心虚?这次她和江月白做的事情对沈氏集团造成了很大的威胁,他俩是想趁机拿下沈氏集团,把沈墨辰踢出局去。

这样,他俩以后在沈家就可以横着走了,现在正在一步一步的进行着,越是到关键时候,就越不能出问题,再坚持几天,真的只需要再坚持几天就万事大吉了。

“等等,难道是予风刚才看出了什么吗?”

孙肖肖越想越不对劲儿,刚才予风两只盯着她的鞋子看,孙肖肖这双鞋子是她昨天晚上穿过的,而且还走了很远的路,当时车子又刚好在半路坏过,而且在中途的时候她还下过车,去找过洗手间,所以她两次下过车。

难不成予风真的可以从一双鞋上看出问题来吗?那也太神了吧!孙肖肖赶紧走过去,把自己昨天晚上穿过的鞋子拿了起来。

她这才发现,在鞋子底下,沾了一些泥土,两个鞋子上面都有,而且还有两种土。难道刚才予风一直盯着她的鞋子看,就是因为她鞋子上有土,所以予风怀疑她昨天晚上出去过吗?

可如果予风真的怀疑的话,那他当时为什么不讲?刚才他不就是进来逼问孙肖肖吗?既然来都来了,而且也有所发现,他为什么又不讲?

孙肖肖越来越搞不明白了,但她心里很不踏实,便没有想太多,直接打电话把江月白叫了回来。

半小时后,江月白回来了,孙肖肖立马把门关好,两口子在卧室里面开始商量起来,孙肖肖吓得半死,就因为一双鞋子,她现在吓得不轻。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我一会儿还有事情,不能陪你太久。”江月白说道。

“刚才予风进来找我,还问我叶初夏的失踪是不是和我们有关系。”孙肖肖两只手紧紧的抓住江月白,她真的太害怕了,从未有过的麻烦,脸色都是白的。

“那你怎么讲的?有没有让他看出些什么?”江月白问。

这件事儿很重要,绝对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我当然不能承认了,反正打死不承认就对了,不管他说什么,不管他讲得多好听,我都没有承认,只是最后在离开的时候,予风盯着我的鞋子看了半天,我感觉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但他当时并没有讲出来,你说会不会有什么端倪?”孙肖肖指着自己的鞋子。

江月白走了过去,把鞋子提了起来。

“你看,鞋子上面有泥土,而且还是新鲜的,这双鞋子是我昨天晚上穿过的,并且还在我卧室里面放着,所以,予风会不会认为我昨天晚上出去过?不然也不可能把这些泥带回来,你说他会不会因此发现些什么?”孙肖肖是真的害怕了,她太紧张了。

如果真的因为一双鞋子而让予风对他俩起了疑心,那就真的亏大了。

“搞不好还真是这个样子,这样,咱们先把鞋子处理掉,既然予风当时没有讲什么,说明他心里也没有把握,既然他没有证据的话,那咱们就没事儿。”予风说道。

“那叶初夏呢?只要她还活着,总会被找到的一天,只要她回来了,我们可就完蛋了。”孙肖肖说道。

这确实是个问题,所以,整件事情只有叶初夏才是最关键的。

“交给我来处理,实在不行的话,只能就……”江月白这句话讲得有些阴森。

也可能是卧室里面的采光不好,没有开灯才会给人这样的错误,但他这一不作二不休的动作当真是帅气,他一句话,便可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